当前位置: 首页 > 扶贫要闻 > 正文

公安县卷桥蜜橘的“甜”与“酸”
2018-11-30 11:22   来源:湖北日报 责任编辑: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张磊

“可惜了!可惜了!”公安县章庄铺镇华天果业专业合作社,刚刚从湖南石门县“探价”回来的理事长刘孝平连声感叹,“今年价格又差了至少一倍。”

章庄铺与石门县,两地直线距离仅五六十公里,因气候、地貌等独特条件,都盛产高品质蜜橘。出人意料的是,近年来两地柑橘“地头价差”拉大到了一倍以上。章庄铺的卷桥蜜橘每公斤1元左右,石门蜜橘则在2元以上。深入两地探访,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发现,差价的根源,在于一个观念之别。

卷桥蜜橘:甜蜜中的尴尬

章庄铺卷桥水库周边,漫山遍野长满了柑橘树。

近日,在紫金村2组,记者跟随老农刘经万爬上一片小坡地,站在坡顶,他家10亩橘林尽收眼底。刘经万随手摘下一个橘子请记者品尝。卷桥蜜橘果然名不虚传,鲜嫩多汁,甘甜可口。

刘经万介绍,他家橘园海拔在60米到100米之间,都是30度左右的丘岗地,这是橘树最喜欢的地形。独特的地形地貌,加上肥沃的黄黏土、较大的昼夜温差,造就了卷桥蜜橘的优良品质。

不远处的卷桥果业市场,山东菏泽果商李忠喜正忙着指挥装车,“我每天装一车货,2万公斤左右,这里橘子便宜,糖分特别足,口感很好。”近一个月来,李忠喜已收货50多万公斤。

北京果商陈世云说,到章庄铺收货主要是因为物美价廉,一车货拉到北京,成本仅相当于在湖南石门的收购价。

卷桥蜜橘年年俏销,全国各地客商云集,但尴尬的是,热热闹闹下来,橘农挣不了多少钱。刘经万算账,今年是丰收年,一亩地可产5000公斤蜜橘,10亩地毛收入也就五六万元。

不比不知道 一比酸溜溜

卷桥蜜橘为啥卖不起价?果商李忠喜说,章庄铺橘农都是卖“统果”,一园子全卖光,不分大小青黄一起走;石门橘农则是卖“标果”,精细分类,尺寸统一,色泽一致。

刘经万的橘园,今年仍坚持“包园”销售,简单利索,谈好了全部摘完,一个不留,谈不好一个都不卖。他说,村里大大小小的种植户,多是这个做法。

驱车往西南方向,不到一小时车程,就到了湖南石门县。在该县最大的柑橘集散地——皂市柑橘大市场,橘农张丕欣用三轮车拉来一车橘子,颜色全是金黄色,大小几乎一模一样。“这些橘子全是70标准(直径7厘米),今天卖2.2元一公斤。”

在秀坪镇柑橘交易市场,老农晏汝学刚卖完橘子,他说,外地客商要什么样的果,村里会用大喇叭喊话,大家就按规格摘了拉过来。一季柑橘,前后要采摘近20个批次。

当地庞发柑橘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刘凡松介绍,石门蜜橘也走过很多弯路,不讲规矩、抢早、卖“统果”,多年磕磕碰碰后,柑橘产业向专业化、精细化不断提升,最终名扬全国。

来自无锡的果商陈军说,价格不是关键,关键是要有好果。优质的石门蜜橘,可以出价到3元一公斤。收回去后,统一打标做成精品果,能卖到七八元钱一公斤。

由于售价较高,近年来,石门当地大量村民通过种橘子发家致富,很多农户年收入在15万元以上。

表象背后是两种生产方式的竞争

卷桥蜜橘好果卖不出好价,已引起公安县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该县葡萄和柑橘产业发展办公室主任张孝桂介绍,观念问题是源头。橘农规范生产意识不强,缺乏匠心精神,各家各户分散经营,有标不依。背后的现实原因是,当地农民年龄偏大,劳动力短缺,不太愿意劳力费心。

省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彭玮认为,卷桥蜜橘的遭遇很有启示意义,表象上是观念冲突,深层则是现代精细化、品牌化农业对传统粗放式生产的竞争和挤压。对章庄铺来说,既是发展难关,更是难得机遇。“奋力一搏,向上越过这道坎,将塑造出知名品牌。”彭玮说,公安葡萄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通过精细化分类,品种改良,品牌大幅溢价,好葡萄卖到200多元一公斤,种葡萄成了赚大钱的“甜蜜事业”。如果跨不过去,就会长期待在最低端。比较效益低下,农业生产逐渐沦为鸡肋般的“兼职”。比如罗田一些乡村的板栗,山坡上长满了果子,很多村民都不愿意去摘,因为卖板栗的钱还不够人力成本。

彭玮指出,这个“迈坎”过程,依靠分散的小农户难以完成,需要政府和企业力量的推动。“该出手时就出手,先丢进几条‘鲇鱼’。我们借鉴葡萄产业发展经验,引入大企业,提升柑橘产业的组织化、专业化、精细化程度。”张孝桂介绍,目前鑫盛农贸等公司已进入章庄铺,打造大规模标准化橘园。企业先示范,让农户看到“甜头”,进而争尝“甜头”。

Tags:公安县 蜜橘
更多>>

扶贫要闻

更多>>

扶贫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