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扶贫要闻 > 正文

85后新农人放弃万元高薪 回归田野逐梦
2017-10-30 15:31   来源:荆楚网 责任编辑:   

董西峰在点军区艾家镇柳林村走访贫困户。

三峡晚报讯 本报记者 方龄皖

城区CBD商圈,寸土寸金,除了深夜,这里总是人潮汹涌,散发着现代城市文明的迷人魅力。有人在这里意气风发地筑梦,也有人酝酿离开。

董西峰是一位筑梦者。他的公司在3E大厦15楼,从办公室的落地窗望出去,一边是绿意葱葱的“东山图画”,另一边则是商圈内熙攘人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位1986年出生的年轻人每天在这里进进出出,却又置身于这片浮华之外。

“我们公司是专注为三农项目提供服务的。”董西峰的梦想在生机勃勃的“希望的田野上”。他从事的是一个十分“fashion”(时尚)的行业——农业产业规划与咨询管理。“这是专门为农业提质升级做服务的,也是个新型行业,宜昌我们好像是第一家。”

像董西峰这样的人,在媒体或是互联网上被称为“新农人”。十八大以来,中国农业正在从传统农业走向现代农业,三农格局正在发生积极的深刻变革。在此背景下,吸引了一大批对田野和农村有热情、有理想的年轻人。农业已不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低端产业,农村正悄然改变着传统农业生产方式和业态,也为像董西峰这样的“爱折腾”的年轻人提供了逐梦的舞台。

农业迭代升级光靠农民自己还是不行

10月26日,点军联棚乡泉水村,蜜柚已经成熟,硕大的果实挂在枝头。田野里散发着衰草的气息和淡淡的果香。眼前丰收的景象让董西峰感到莫名的兴奋。他的办公室虽然在CBD商圈,但他却乐于把大部分时间花在田野里,“裤腿上沾有新鲜泥土”。

泉水村是著名的蜜柚之乡,“泉水蜜柚”获得过湖北省农博会金奖,被命名为“鄂柚一号”。但因规模不大,品牌效益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发挥,产品附加值不高,这些年发展起起落落,与期待的高度有很大差距。

今年初,董西峰的农业咨询公司开始介入泉水村蜜柚产业的发展,系统设计、包装村里的产业发展规划和思路。“去那里走一走,看一看,很明显地感觉得到果园的建设还是传统式的、粗放式的。村民走的还是种树收果子的传统思路。”董西峰说,他们第一步就是帮村里规划标准化、精品化果园,并在一些细节上做设计,指导泉水蜜柚专业合作社进行规范化建设,“这里以后一定是观光、休闲、体验式农业的一个典范,附加值一下就出来了。”

泉水村的蜜柚只是董西峰和他的团队正在服务的众多项目之一。给各种农业项目做产业化设计、合作社做规范化建设,包装各种农业项目,“农业、农村、农民都是我们服务内容。”之前,公司还帮一些地方做传统村落、美丽乡村等项目的申报与规划。“农业迭代升级,必须走专业化、现代化的路子,光靠农民自己是不行的。”董西峰的启盛农业咨询公司成立仅一年多时间,但已经在业内风生水起。“目前把根扎进农村、为农民、农业服务的专业人才太少了。”董西峰说,“农业咨询服务市场很大,但现在基本上还处于空白状态。”

在董西峰看来,不少对农村、农业并不熟悉的人,有时候仅凭对土地的一腔热情,把农业投资项目看得太简单,进来后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没有一个合理的规划,只要有一个环节考虑不周,就会功亏一篑。”董西峰说,作为咨询公司,他所做的就是让这些人把规划做好,不走弯路。

这回判断错了高档酒行难以为继

董西峰是安徽阜阳人。早年,宜昌有很多走街穿巷的卖烤饼的人,街头或巷口,蓬头垢面,高高地撸着袖子,裸着胳膊往烧得红彤彤的壁上贴烤饼,看得人心惊肉跳,这些人多来自阜阳,是董西峰的老乡,还有开着面包车满世界逐雨的“补漏帮”,他们以一台面包车为家,在城市艰难谋生。这一度让当时在宜昌读大学的董西峰感到心酸。

阜阳地处皖北,是安徽传统的农业大市,一度也是较为贫穷落后的地方。作为在那片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一代人,董西峰对家乡的贫穷和这些老乡的谋生之艰有切肤之痛。董西峰相信,如果不是考上了大学,自己也会是他们中的一员。2008年,董西峰大学毕业,他们不想再回到那个已经逃离的乡村,依然留在宜昌。

机会很好。董西峰顺利进入了枝江酒业,在总经理办公室做行政秘书。董西峰曾经酒量很大,斤把酒就跟喝矿泉水似的。后来,业内的很多朋友都误认为董西峰能进入枝江酒业是因为他的酒量,“完全是误解,跟酒量没有一点关系的,枝江酒业里面有很多同事滴酒不沾。”

如果董西峰是一个安分的青年,他现在可能是原单位的一名中层干部了,顺风顺水地沿着一个固有轨道行进。但他天生爱折腾,还是选择离开枝江酒业这棵大树。2012年,藉着枝江酒业的平台和业内的资源,他受聘成为了黄石一家新型酒厂的副总,“月薪有一万多元。”

董西峰也没恋栈这个副总的位置和这份不错的薪酬。一年后,他离开这家酒厂,回到宜昌,想自己创业。毕竟在酒业内摸爬滚打有几年,他这次仍选做酒业,不过不是管理,而是做销售,他在城区做了一家高档酒行。这回他判断错了,在中央“八项规定”和“反四风”已经两年的背景下,他的酒行一开始就难以为继,最终不了了之。

就在这段时间,他加入点军区的青创协会。这是一个聚合青年创业者的组织,他在这里遇到了很多有理想和激情的同龄人,也接触到了“新农人”这个角色,他内心对土地的情感被激活,于是毅然投身农业。

农业的迭代升级给了新农人逐梦的舞台

2015年最后的几天,他拉了几个小伙伴合作,决定成立一家农业公司。此间,在经历一次人生变故后,他领取了湖北启盛农业咨询管理有限公司的执照。

在与田野打交道的过程中,董西峰对农业有了更深的看法。和CBD浮华的商业环境相比,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这步棋走对了,应该把理想投向农村这片广阔的土地。董西峰有自己的研判:“在农业迎来变革的时代,农业现在缺的不是资本,而是更有效的项目经营,这和互联网精神相通,但很多农业项目缺乏这样的能力。”

尽管是一家农业咨询管理的公司,并不需要在田间劳作,但他还是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新农人。“作为一名新农人,要摒弃传统的小农意识,新农人要拥有新农人的灵魂,”他说,那就是要有现代意识,要有生态自觉,做一个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新农人,“时时刻刻把农民、农业往绿色、健康之路上引导。”

中国要强,农业必须要强;中国要富,农民必须要富。十八大以来,随着农业的提档升级,精准扶贫的推进,许多资本进入农业,给董西峰这样的人带来了广阔的筑梦舞台。在大众创业时代,许多像董西峰一样的新知识青年正掀起一股新的下乡潮,将全新思维运用到现代农业的发展中。

记者问董西峰,公司今年的营业额有四百万吗,他笑了笑说:“肯定不止这个数。”

Tags:田野 青年
更多>>

扶贫要闻

更多>>

扶贫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