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县市要闻 > 正文

鹤峰县86岁老党员卢自德:扶贫路上没有终点
2017-08-07 08:44   来源:鹤峰县扶贫办 责任编辑:   

耄耋之年,该是儿孙绕膝、安享天伦,可湖北省鹤峰县86岁的老党员卢自德,却像一只蜜蜂一样奔波在全县28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默默坚守,默默奉献,把中蜂养殖当成富民产业积极推广。在他的帮扶下,近2万农民依靠中蜂产业摘掉了“穷帽”或正健步走在脱贫路上。如今,中蜂也成为鹤峰县产业脱贫的新路子,而卢自德也被盛赞为“蜜蜂爷爷”、“年龄最大的扶贫人”。

民生我忧 默默探寻

卢自德出生于1931年,1950年参加工作,1951年入党,1990年退休。“我是一个由翻身农民当上干部的,非常感激党,不管退不退休,总想为党、为人民多做点事情”,卢自德的扶贫人生得从刚解放说起。从参加工作,卢自德就与扶贫结缘,时任走马镇白果区第三村贫协会主席,后来任区委书记、组织部长、农工部长、计委主任、科委主任,直至从县科协主席的职位上退休。

“山大人稀、偏远闭塞、贫穷落后、民生维艰”是解放后持续多年的鹤峰现状。工作40年间,卢自德始终忧虑于民生,如何在大山中找到脱贫新路,他默默探寻。

 60年代末期,一个偶然的机会,卢自德碰上了40年代在美国森林公园养蜂、回国后在华农大学任教的侨居美国的华人、著名昆虫学家李振刚教授,并当上了学徒,从此,他认定了中蜂产业必将成为鹤峰人民的脱贫新路,自己也将走上中蜂养殖与推广的不归之路。

民需我求 默默钻研

“老百姓需要的,就是我要攻克的”。卢自德拜师李振刚教授名下后,对中蜂有着近似疯狂的痴迷。他通过初期理论学习与实地调查,了解到鹤峰人民守着老天赋予的资源受穷,不懂科学养殖,大量的野生蜜蜂在山林里自生自灭,农民对中蜂养殖技术十分渴求,于是他暗下“两条路”的决心:一是自己养殖搞试验,获得过硬技术;二是详查资源定规划,夯实发展基础。

“为了记录中蜂的生活习性,他曾经连续三天三夜守在蜂桶边上,吃饭都是我送起去”,卢自德的老伴回忆说,“不晓得跟着他熬了好多夜、吃了好多苦”。自1968年起,卢自德就开始试验养殖中蜂,1991年退休后,更是把大把时间花费在中蜂养殖的钻研上,并把老伴培养成助手。

为了调查鹤峰的蜜源,卢自德走遍鹤峰1300多个自然小组,足迹留遍2800多平方公里的大地上。“自带干粮,在山上一待就是四五天,晚上就搭帐篷睡,还遇到过熊、遇到过泥石流。”卢自德介绍,通过三年的艰辛调查,最终查得全县共有蜜源植物112科4179种,其中可以利用的有3000多种,蜜源极为丰富,而且四季衔接,月月有花开,这为鹤峰中蜂产业的发展提供了详实的科学依据。

付出总有回报。70年代以来,他通过调查、记录、观察、思考、钻研,逐渐掌握了一套独到的养蜂管理技术,摸清了全县蜜源植物及中蜂养殖现状,担任并完成了农业部和湖北省两个中蜂养殖科研课题,分别获得中国农业科学院“长江中游山区中蜂科学饲养技术进步二等奖”、“湖北省人民政府‘中蜂生产王浆技术研究成果’三等奖”,在当时中蜂养殖这个冷门科学中,有记者报道称“冷灰里面却爆出一粒热黄豆”;他坚持“在花丛中办公,在蜂箱上撰文”,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论文27篇,著有长达20万字的《鹤峰蜜源植物》一书;退休后他一直担任中国养蜂学会会员、湖北省养蜂学会顾问、高级畜牧师、多年县养蜂协会理事长;近几年他又撰写了《中蜂养殖技术手册》一书,深受蜂农青睐。他的付出也得到当地党委政府重视,多次特邀参加全县重大发展规划商议。在当地人眼中,卢自德是个“疯(蜂)专家”,是养蜂的“祖师爷”,也是中蜂产业发展的“权威人士”。

民意我为 默默奉献

脱贫致富是民意,苦练本领,就是为了致富一方百姓。对于辛辛苦苦钻研获得的技术,他毫无保留地无偿教给当地的蜂农。对于蜂农的技术求助,他有求必应,需要上门指导的,他不顾山路坎坷,必定登门指导;有的人家穷得连蜂箱都买不起,卢自德就自己买了送去;有的地方蜂群不够,他就把蜂群送给老乡。退休后,卢自德就这样默默地奉献着。

“退休后时间、精力更多,是我大显身手的好时机”。卢自德退休正值“八七扶贫攻坚”时期,从那时起,他就殚精竭虑致力于中蜂产业发展和技术推广,特别是新一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役打响后,尽管已届耄耋,却仍然心系民生、豪情万丈。

示范引领、培训骨干是卢自德推广中蜂产业的第一步。走马镇金岗村二组村民张万兵小时候因为一次意外伤害造成终身残疾,做不了体力活,主要靠养蜂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但因为不懂技术,导致蜜蜂“春来秋走”,留不住,蜂蜜产量不高。卢自德知道后,到他家办起示范点,并主动将他招收为徒,手把手的教他人工养王、分蜂、过箱、取蜜、收蜂、四季管理、防敌害、追花夺蜜等技术,当年张万兵养殖的20桶中蜂就获得收入3万余元,与上年成倍增长。之后张万兵逐渐扩大规模,如今已成为走马镇响当当的中蜂养殖专业户、“土专家”,年收入逾十万元,央视科教频道连续三次报道“武陵山疯狂养蜂人”张万兵。在张万兵的示范带动下,走马镇及周边地区近3000农户养殖中蜂,天然蜂蜜年产量达10多万公斤,每年为农民增收近千万元。

退休27年来,像张万兵这样经卢自德手把手培训出来的“高徒”达300余人,并且不少徒弟已变成师傅,又带出不少徒弟;创办示范点100多个,在全县无私举办中蜂养殖培训班128期,培训人员近3万人次;当地中蜂的单群产量由原来的不到10斤提高到均产20多斤,最高的达到80多斤,全县蜂群也由原来的1万多群增加到现在的4万多群,产值达3000多万元。

“农民是最务实的,不见石头不过河,只要吹糠见米,就会群仿效之”。在卢自德的推广下,鹤峰不少农民尝到了科学养蜂甜头,积极性空前高涨,1户1至5群比比皆是,20群至80群的280多户,100群以上达14户,最高的有300多群,探索形成了“协会+公司+合作社+示范基地+大户+贫困户”的中蜂产业扶贫良性发展模式,全县现正在向“10万人养蜂、10万群规模”进军。

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卢自德又将“老花眼光”瞄准了市场拓展。他根据21世纪人们“向往绿色食品、舍得花钱买健康”的需求,仅仅扭住市场这个“牛鼻子”,分文不取为鹤峰多家农业企业无偿当顾问,在吸收蜂农加入市场主体的同时,引导、要求蜂农生产良心蜜、企业诚信经营,并撰写《关于我县发展中蜂产业的建议》向县委县政府献策,积极争取地方党委政府支持。在他的主导推介下,鹤峰原生态野生蜂蜜被世人知晓,年年畅销,价格持续飚升,北京E农公司、杭州百花公司等知名企业去年与鹤峰合作获得双赢,今年又与县政府签定“蜂蜜保底全部包销”的购销合同,鹤峰的原蜜成了“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卢自德虽然已是耄耋老人,但他仍然精力充沛、体魄健康,没有“四高”(血压、血脂、血糖、尿酸),没有骨关节病,堪称奇迹,而这一奇迹他归功于蜂疗。为此,他在普及养蜂过程中,刻苦钻研蜂疗技术,并将蜂疗技术与因病致贫家庭联系起来,仅2013年以来,他义务为60多位贫困对象提供蜂疗服务,治愈病例20余起。

民富我荣 默默享受

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有了科学的养殖技术,有了畅销的销售渠道,鹤峰县中蜂产业异军突起,带动了一大批山里农民脱贫致富,卢自德倍感欣慰。

“要不是卢老手把手指导我养蜂,我现在只怕还是贫困户”、“遇到养殖难题,只要一个电话,卢老就会第一时间服务上门,连车费都分文不收”,2015年脱贫的容美镇板辽村二组贫困户龚贵清回忆自己的脱贫经历,对卢自德赞赏有加。龚贵清今年50岁,双亲亡故后他带着智力残疾的哥哥生活,至今未婚。以前,他们全家就靠种点水稻烟叶为生,有时也养一两群蜂,但不懂技术,只能“望天收”。2年前,卢自德到村里来办养蜂培训班,知道龚贵清的家庭情况后,免费给他送去蜂群和设施,定期指导教他养蜂,如今他家蜂蜜年产量在500斤左右,年收入可稳定在5万元以上。像龚贵清这样的贫困户在板辽村有87户,2016年全村已整体脱贫,其中有53户是借助中蜂养殖摘掉“穷帽”的。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6年底,鹤峰县已累计脱贫1.8万户5.8万人,其中有3层以上贫困户依靠中蜂养殖走上脱贫致富之路。在带动本县贫困户增收脱贫的同时,他还积极为湖南石门、桑植、龙山、省内五峰、来凤、宣恩等邻县无偿提供中蜂养殖技术培训服务,受到广泛好评。

外人看来,在中蜂产业扶贫中,农民有了蜂群和技术可以脱

贫致富,企业因为有大量优质原蜜购销就可以扩大规模、提高效益,并带动更多的农民致富,唯有卢自德不仅没有从中获得半点利益,而且还自掏腰包做贡献。但卢自德并不这么认为,“我的技术可以通过这种模式传授给更多的人,我的奉献能让更多的农民摆脱贫困,我80多岁了还能为扶贫贡献力量,这就是我最大的收获,也是我最大的享受。”卢自德说,“我是老党员、退休干部,有退休工资,儿女也都有收入,我一个人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卢自德对荣誉也看得淡然。退休27年来,他的所作所为得到党和人民的肯定,给了荣誉,“全国农村科普工作先进工作者称号”、湖北省“老有所为科技贡献”二等奖,湖北省“荆楚楷模”、全州老干部先进个人;全国中蜂协作委员会、省直各部门和县级各种奖项几十个,奖状证书共重11.5斤,有些奖项还有奖金,但卢自德把它作了别用,为下坪乡江坪村捐建了一座便民桥,解决了江坪、椒园2000余村民出行难的问题,村民为了感激,还为卢老立了功德碑,其余的捐给了汶川、玉树地震灾区。

“三八岁月夕阳照,酿得甜蜜惠万家”、“夕阳下面有春风杨柳,晚霞里面有幸福人生”,这是卢自德退休24年也是他84岁生日那天写下的诗句。“我的最大收获,不是各种荣誉,不是科技进步奖,不是著书立说,而是‘民富我荣’,这种默默享受胜过黄金万两”!在卢自德心中,人民就是他的天、他的地、他的一切。

“夕阳难改是雄心,谁道近黄昏;三九岁月为甜忙,潇洒又风光;身怀绝技送上门,足迹遍山乡;精准扶贫动真情,余热献小康。”这几句话是卢自德对自己的人生总结。

“根据我目前的精神状态,应该还活得到好几年,我要在有生之年把我的技术全部奉献给社会,争取当一个‘年龄最大的扶贫人’”,如今卢自德虽已年近九旬,但仍像一只蜜蜂,常年奔波在鹤峰城乡大地,为甜蜜事业、为精准扶贫工作奉献着自己的那一份甘甜。

更多>>

扶贫要闻

更多>>

扶贫风景线